庞余亮散文集《半个父亲在疼》分享会在京举办

来源:人民互联网电视台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6-18    
感恩不完美的父母  成为较完美的父母
庞余亮散文集《半个父亲在疼》分享会在京举办

本台讯:(刘树林 王认考 报道)6月16日父亲节当天,父爱如山:一半疼痛,一半温暖——庞余亮散文集《半个父亲在疼》北京分享会在北京SKP RENDEZVOUS举行,著名诗人,诗歌评论家、翻译家王家新,著名散文家周晓枫,与作家庞余亮一起,怀念感恩每个人心中,那个让人心疼又让人温暖的父亲,同时也怀念感恩每个人心中,那个让人心疼又让人温暖的母亲。
 
 
不完美的父母让人疼痛也让人感到温暖
在分享会上,庞余亮首先描述了晚年的父亲:
父亲一辈子都是村里的英雄,1989年的春天父亲高血压中风在家,之后他一直被困在病痛当中,脾气也因此变得非常暴躁,我每天照顾父亲的起居,但是跟他相处的五年时间里我们俩人没有任何感情,他脾气暴躁就开始骂人用拐杖打人,给他洗澡的时候因为重心不稳跌下来,他骂人,我就跟他对骂。
庞余亮坦言对父亲的感情很复杂的,其中有疼痛也有温暖,他也讲述了两个温暖的细节:其中一个细节是1983年当庞余亮考上大学,父亲送他去扬州上学,把他送到学校门口没有进去。父亲告诉我,到了陌生的地方,要在夜晚来临前找一找卫生间在哪里,因为在物质相对匮乏的年代,夜里找不到卫生间也找不到人询问,这是他教会我的生活经验。第二个经验就是,父亲跟我说做一双布鞋很不容易,要记得经常把布鞋拿到太阳底下晒晒。父亲有限的生活经验传递给我的就这么多。
 
1994年的秋天我父亲去世,他去世之后我没有为父亲写一篇文章。后来,我在公园门口遇到一个中风的老人拄着拐杖,我扶着他在公园的门口转了一圈,我突然觉得他身上的气息和我父亲的一样。当天晚上我就开始写这篇《半个父亲在疼》,敲到父亲这个词的时候键盘就卡住了,我以为是我父亲不让我写,后来才发现是我用力过猛导致键盘卡住了。这个散文是一口气写完的,写的过程也是重新体会父亲的过程。
王家新对于庞余亮书中写父亲的篇章更加感同身受:“庞余亮的写作非常真实,真实如肉体的感觉,就像他文章中的话‘一篙撑到了底儿’,因此疼痛的感觉也很真实。而在这些不空洞、不抽象、不模糊的感受和体验中,还有某种精神贯穿始终。”庞余亮透过眼中的父亲,表达了他对生活和对生命那种爱恨交加、悲喜交集的感觉,还有智慧和幽默感糅合其中,他把真实的父亲和自己的生活像穿越瀑布般,穿过陈词滥调呈现在我们面前,他甚至敢于写他父亲和狐狸精的故事,母亲老是骂父亲是不是又想那个狐狸精了,这个带有戏剧性的成分和人性的真实,他作为儿子有勇气直面生活的真实。这是非常精彩的一笔,他作为儿子完全不忌讳不掩饰这些,记录记忆的真实、生活的真实、人性的真实。
王家新说:中国的父子很少表达爱,很少拥抱,“一起喝酒的时候,两个杯子碰在一起就是他们的拥抱方式,也是他们和解的方式。”王家新表示,父子关系是非常复杂的,而庞余亮的散文呈现出了大量的细节,那种切身的感受经验,把我们带向了真实的父与子的世界。
父母和孩子的关系易于生怨却也易于和解
周晓枫说:庞余亮的这本书足够诚恳,而书中的文字则是用时间和情感酿造出来的,“像树分泌树脂一样”。父母给了我们皮肤和血肉,我们在不断撕扯的过程中最后是血肉斑驳甚至体无完肤的状态,我们小的时候不想成为父母那样的人,我们主动地想撕裂这种关系来获得成长,然而有一天你会发现我们过的是没有父亲的父亲节,没有母亲的母亲节,我们的情感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更深入的交缠着过去,看到这些让我非常动容。庞余亮眼中暴躁的父亲让我深受触动,这种“暴躁”源于年老体能下降之后无力自保的一种不安全感,无论是父亲对社会的支配权、对儿女的支配权被剥夺,还是自身身体能量无法照顾自己,这时候都有着巨大的委屈,无法释放,然而除了家人之外无处宣泄,如果不是亲人也不能容忍这种暴戾。有一天我们也会如此,我们未必有今天的体能去维护自己的理性,也未必有体能去维护自己的尊严。
周晓枫认为,亲情的纽带让父母和孩子的关系易于生怨却也易于“和解”,正如在庞余亮的心中,他的父亲并不是完美的父亲,而在父母的眼中,我们也并不是理想的孩子。我们都设想了一个完美的人,当没能达到那个完美标准,那种幻想的失落,让我们抱怨和恼火,没有办法抒发和修改。但是对于父母来说,他们也要承担对于我们的失望和恼火,所谓亲人就是被迫承担既定的结果,容易生怨也容易和解。
希望一代一代母接力成为“完整的父母”
活动现场,庞余亮再次表示,《半个父亲在疼》出版之后,他并不愿意回头看这本书,即使有人和他聊起书中的一些情节,他也不愿多谈,因为交流越多想得越多,这个话题已经完成了,我要继续向前走,带着它我可能会有负担,所以我有意识地开始儿童文学创作,尽量不去触碰这个题材。
可想而知,“半个父亲”一如既往疼在庞余亮心里。
庞余亮还表示,赞同毕飞宇老师对于“半个父亲”的解读,“他说父亲之所以称为半个父亲,就是以为父亲在某种程度上是不称职的。”庞余亮称,他一直在反思自己能否成为一个完整的父亲,也希望中国的父亲们都能成为称职的、孩子眼中的理想父亲,“半个父亲在疼,完整的父亲就不会疼了。”
 
 
 
庞余亮小记:
庞余亮,出生于1967年3月,江苏兴化人。毕业于扬州师范学院。做过教师和记者。著有长篇小说《薄荷》《丑孩》《有的人》,小说集《顽童驯师记》,童话集《银镯子的秘密》等。曾获1998年柔刚诗歌年奖,第五届汉语双年诗歌奖,紫金山文学奖,第二届扬子江诗学奖等。
《半个父亲在疼》是庞余亮第一本自传体亲情散文集,书中蕴藏了作家的父亲、母亲以及少年秘密的成长史,共分为四辑。第一辑“父亲在天上”,是献给父亲的文字。分别从卖甘蔗的船上、种黄豆、过年,以及父亲中风后等不同的视角描写了一个严厉、暴躁、任劳任怨,偶尔也会表现出温柔一面的父亲形象。第二辑“报母亲大人书”,是献给母亲的文字。从母亲的日常劳作,例如捣石臼、做汤圆和慈姑等,描写了一个隐忍、温柔、坚强的母亲形象。第三辑“绕泥操场一圈”,是秘密成长笔记。从老师的视角描写乡村校园里孩子们的成长逸事,生动、有趣,又令人省思。第四辑“永记蔷薇花”,是生活之泪的结晶。描写了读书、观影、旅途、书店的搬迁,以及友人相聚等内容。
 
责任编辑  王认考
责任编辑:王任考
首页 人民互联网电视台简介 | 人民互联网电视台机构设置 | 人民互联网电视台领导一览

Copyright© 2018 人民互联网电视台 版权所有 京ICP备18031611号 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金桐西路尚都SOHO南塔五层 电话:010-68059950

广播电视节目制作许可证:(京)字第07984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:京网文[2017]3522-398号 增值电信业务ICP/ISP经营许可证编号:B1-20184601,B2-20182186

快捷评论
×关闭